金盾网络电视台 ,为您呈现更多精彩事实影视报道
设为主页 | 登录 | 人员查询
国内资讯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 > 国内资讯

山西县乡医院一体化实现全覆盖

医生到乡下 看病去镇上(民生调查)

作者:邱超奕 来源:人民日报 时间:2018-02-05 10:57:37

  核心阅读

  祁县,是山西实施县乡医疗卫生机构一体化改革的一个缩影。一体化,能够实现县乡之间人员、药品和信息等医疗资源的流动,其关键在于如何在基层留住医生和患者,对此,山西的做法是打破原有收入分配制度、打通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县级医院的药品目录、完善信息化系统并共享就医信息,这样既调动了医务人员的积极性,也满足了群众对于药品和医疗服务的需求。

    

  赵奶奶看病没上县

  1月,山西省晋中市落下新年的第一场大雪。

  祁县昭馀镇南谷丰村村民赵奶奶刚迈出家门,就一脚踩滑,摔在院里动弹不得。儿女们闻声赶来,把她送到了5里地之外的昭馀镇卫生院。骨科医生吕金文初步判断,骨折了,需要尽快实施手术。

  一听说得手术,家人们就要推着赵奶奶往祁县县人民医院赶。

  “别急。我先给老太太拍个片子,如果情况不严重,就在这儿治。”吕大夫给赵奶奶拍了一组X光,认为自己能够拿下这台手术。

  “以前,卫生院条件差,我们经验也有限,遇到大点的病情,都把病人直接往县里转。”吕金文说,“现在硬件强多了,我经过培训进修,也能做手术了。县医疗集团又给安装了信息平台,我把片子传给县人民医院,那边也能提出建议。”信息系统还配有二维码,供上级医院的医生扫码阅片,相当于“将医院装进了口袋”。

  县人民医院的骨科主任段英彪点开电子文档,看完了赵奶奶的片子,很快提出了建议,包括手术中的注意事项、相关指标的控制等。之后,赵奶奶在昭馀镇卫生院顺利实施手术。住院的这10多天里,段英彪又3次来到病房看望赵奶奶。

  赵奶奶不仅免去了奔波之苦,还享受到了更高的医保报销比例。“在镇里住院报销85%,比在县里高10个点。”吕金文介绍。

  医生下乡有绩效激励

  山西省卫计委主任卫小春总结了基层医疗的通病:“县域医疗卫生机构各自为政、利益相争,县级医院虹吸效应明显;医疗资源下沉以号召命令、搞运动的方式为主,缺乏利益共享、没有内生动力。”

  “要让患者留在基层,光送钱、送人、送药,是不可持续的。”祁县医疗集团理事长闫余霞说,“必须打破背后的阻碍,建立起一套科学的管理机制。”

  祁县的改变,发生在半年前。去年7月,当地整合县人民医院、中医院、妇计中心及全县8个乡镇卫生院,挂牌成立医疗集团。集团在管理上打通各单位,实施行政、人员、资金、业务、绩效、药械“六统一”,由集团理事长作为唯一法人。县里将组织部、编办、发改局、财政局、人社局、卫计局等医改相关单位召集起来,成立医疗集团管理委员会,由县长任管委会主任,实行管委会领导下的理事长负责制。

  当务之急,是解决基层招人难、医生不愿下乡的问题。

  曾经,医院人事权归人社局管,每年由医院先给局里打报告,审批通过后人社局再组织考试。由于涉及编制等问题,每年招的人不多。

  闫余霞说,现在集团可根据自身人才结构灵活招聘,并负担新招人员的工资待遇。“我们特别缺儿科医生,去年就对口招了一些。”此外,集团鼓励县里的医生到乡村去看病,每人每天补贴30元,他们在乡镇卫生院的工作量,还能换得额外的收入。“以前下乡,就是硬任务。现在有绩效激励,大家的意愿很强。”

  县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王英彪说,集团挂牌后,几个主要科室都已实现了下乡常态化,而他每周二都会去古县镇中心卫生院看病、授课。“最初,有病人专门等我去。现在,把镇医生的水平带起来了,病人也开始选择他们了。”

  医生下沉了,药品也得跟进。乡镇卫生院只持有基本药物,遇到疑难杂症、要使用非基本药物时,该咋办?

  县卫计局副局长王晓江介绍,医疗集团通过对全县摸底,统一了药品目录,部分乡镇卫生院临床需要的非基本药物,集团可以灵活调配。这就实现了药品多跑路,患者少跑路。

  “在资金管理上,以前县、乡各家医院各花各的钱。每年医保部门去医院检查,只有发现了问题才给予处罚。这种控费方式,属于‘要我控费’。”闫余霞说,现在实行医保总额打包付费改革,县里将医保资金全部打给集团,由集团再分配。超额的部分,集团必须自己承担。任何一家医院的不合理开支,都是在增加集团的压力。“这就需要主动做临床路径管理、实施单病种付费,排除乱检查、乱开药。控费方式就转变为‘我要控费’了。”

  “人员下得去、绩效上得来、药品流得通、资金管得住。”县卫计局局长范向宏说,截至去年12月,全县基层门急诊人次同比增长44.17%,基层住院人次增长10.88%,乡镇卫生院诊疗量占县域内总诊疗量的比例提高到48.47%。

  一体化改革全覆盖

  祁县,是山西实施县乡医疗卫生机构一体化改革的试点之一。

  这场全省范围的县域医改,起始于2015年,首先在县级市高平启动试点。2017年2月和5月,又推出两批39个县扩大试点,祁县被纳入第二批试点范围。至去年10月底,全省119个县医疗集团全部挂牌运行,实现改革全覆盖。

  “20年前,老百姓希望解决病有所医;现在,还希望病有良医。这对我们的人才、技术、服务、管理以及政策协同等各方面的工作提出了新要求。”国家卫计委体改司监察专员姚建红表示。

  从前两批39个县的试点数据来看,改革后基层医疗服务量提升,县域就诊率达到89.2%,乡镇卫生院门急诊人次和住院人次分别增长了14.98%和8%。各医疗集团共下派医疗专家12826人次,派驻医务人员5803人次,培训基层医务人员27954人次,新招聘1132人充实基层医疗卫生队伍。县级医院门急诊次均费用同比下降3.4%,自费比例下降6.4%,群众满意度提升到85%以上。

  中央财经大学公共卫生经济与管理研究所所长王俊教授说,“一体化”这一举措不仅在山西有生命力,也值得其他地方借鉴。“在中西部地区的农村,也可以通过一体化,打通县乡之间医疗资源的流动障碍。医疗资源几无差异地呈现在群众眼前,将大大提高效率和公平性。”

  中国医学科学院信息研究所副主任朱坤说:“山西打破了原有的收入分配制度,在乡镇层级的医务人员收入增加了,积极性也被调动起来;打通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县级医院的药品目录,可以更好地满足群众用药需求;完善信息化、共享就医信息,则保障了医疗服务的延续性。”

  “改革中最难啃的硬骨头,还在于转变思想认识。”山西省医改办主任冯立忠说,“如果一直不敢迈开步子,怎么能走到现在?现在试点的县已经改出了成绩,剩下的县就能更好推开了。”

  “2017年实现一体化改革全覆盖的目标已经实现。下个目标是到2020年,县域医疗卫生资源配置能够更加科学,基层服务能力、效率和活力进一步提升,实现65%的患者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就诊,90%的患者在县域内医疗卫生机构就诊。”卫小春说。

 

京ICP备11045562号-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京)字第0173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1365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012013008
版权所有 金盾影视中心 Copyright © 2005 - 2015Funsh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声明 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的作品,均会注明来源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
技术支持:天润飞华北京网站建设